欢迎来到白振华个人主页

心路历程
政治了望
政治和社会活动

商海搏击
投资中国
商业与人生

我的家庭
我思我写
终身学习

 


绘画与摄影
发表的文章和访谈
诗歌


政治了望

       在1973年,受邀参加新加坡金声区社区基层组织,是我踏入政坛的第一步。我曾担任民众联络所委员会秘书长,公民咨询委员会主席兼执政党的区部秘书。十五年后,又在新加坡国防部长兼交通与新闻艺术部长杨林丰博士的裁培和推荐之下,受邀加入以李光耀总理为首的执政党,并在选拔未来国家领导人材的严格遴选过程中脱颖而出。最后,代表以李光耀总理为首的人民行动党以候选人的身份参加全国大选,在1988年当选为新加坡惹兰勿刹集选区国会议员。

       在过去13年的议员日子里,我日以继夜的"为人民服务"。特别是在沿家逐户访问和接见民众的工作上,更是如此。有时,在每星期一晚上接见民众的工作上,我忙碌到凌晨1时,才带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但家人却全都睡着了,我也没有丝毫怨言;总觉得选民投票支持执政党,是对我们的一种信任;而支持我,是对我的一种爱戴,.那是选民授与我的神圣任务。因此在人群中倾听人民的心声,解决人民的问题是我身为国会议员应尽的责任。我常认为,当官不为民做事,不只是亏待选民,也愧对自己。

       我的很多选民属于中、低收入阶层,他们面对生活的压力,面对着抚养孩子和上大学的经济问题,这些都是我必须要处理的日常政务。当然,区内设施的改善,组屋环境的翻新,和出席许多新加坡华人社团的就职和庆典的开幕活动,也是我忙碌的政治生涯之一部分。坦白地说,我感到遗憾的是,在今天这么富裕的新加坡,仍然有些孩子由于家庭环境的贫困而放弃修读大学的教育机会,便出来找工作以补贴家用,对於在新加坡人力资源这么缺乏的环境下,是十分可惜的! 特别是我本身曾身历其境,能够了解这些孩子在放弃大学教育后的心理感受。因此,身为国会议员我常常尽我所能,给予他们应有的协助,总希望他们在完成大学教育后,才出来社会工作,以补贴家用,毕竟,良好的教育是不断提升自我和使家庭从贫困走向富裕的一条重要途径。于是,当我看到这些贫困的孩子,在我的帮助下才完成大学教育,过后又有了一份优越的工作,还把父母亲从单房或两房式的贫困住屋,提升到四房或五房式组屋,我心里常常感到欣慰。在我看来,在一个科技领先和竞争剧烈的环球化经济里,我们的国家不能承受任何人才的遗失。我们必须尽最大义务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新加坡人,以面对环球市场日益激烈的挑战,这曾是我在国会最关心的主要民生课题之一。。

       由于我来自于华文教育的背景,在国会中我常被视为是新加坡老一辈华人和华校生在国会中的代言人之一。所以,我在国会演讲中,除了民生课题外,也较多地表达有关提高华文华语、中华传统文化价值观、中医中药和其他华校生深切感受的课题。

       2001年11月3号,是我人生重要的另一个里程碑..我个人决定离开政坛。主要是受中国领袖江泽民"七一"讲话的影响。我认为,江泽民先生的"七一"讲话显示出比中国最高领袖邓小平"南巡讲话"后的中国,更蕴藏着极大的机遇。这对于曾在1992年便到中国去投资三个大项目的我来说,我认为我自己了解中国、了解中华文化,我能够对新加坡的未来经济在中国作出更大的贡献。因为我常认为,新加坡能有今天的经济成就,我们应该感谢许许多多新加坡的英校生,没有他们过去的努力和贡献,新加坡的经济就不可能随着讲英语国家的蓬勃发展而受惠,从而塑造出今天成功的新加坡。反过来说,要为新加坡未来的经济作出另一轮的冲击,是新加坡华校生在中国改革开放后,可以为新加坡经济做出新贡献,那是做为新加坡一份子所应有的责任。为了继往开来,也为了自己的企业发展,我内心里虽然非常舍不得我的选民,而我的选民也非常舍不得我,我还是决定急流勇退,潇洒地离开政坛,去追求我另一个更美好的理想。

       可以这么说,在过去政界的13年里,我学会了从多角度来看问题、来分析问题、来解决问题。这和我年青时只从两到三个角度看问题是不一样的。假以时日,如果我能够追求到更美好的新理想,我将把我所带来的经济成果回馈给社会和人民,以完成我人生最后的愿望。

 

Copyright 2006 Peh Chin Hua.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Spiral